导师去哪儿通讯 | “笔墨欢喜,金石有声”
导师去哪儿通讯 | “笔墨欢喜,金石有声”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7-11-01                                         浏览次数:

2017年10月17号,任重书院导师去哪儿第七期“笔墨欢喜,金石有声”在蔡冠深人文馆顺利举行,著名书法家、复旦大学书院特聘导师,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特聘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资深会员王朝宾先生和著名书画家,复旦大学中华古籍保护研究院教授、书院特聘导师高智群先生担任本次活动的导师。

动开始,王老师讲述了自己书法学习的过程与心得。他六岁时即接受其父亲王仰三先生的庭训,以读书写字为日课,寒暑不辍。在当时的中国乡村,用毛笔学习是一种常态。在这样的环境下,王老师开始了书法的学习,并坚持了几十年。工作后,他经常到河南省图书馆阅读文史古籍;文革后,被调到出版社担任编辑。对书法的长年坚持和广泛学习,使得王老师终成一家,屡获大型书法比赛的大奖。谈及书法,王老师感慨颇深:一般画家六七十岁始成熟,将从自然中学到的东西融进自己的作品之内,而书法家可能更晚,往往八十后才成大器,唯有长久的坚持才能在书法一途达到圆满的程度。因此学习书法应耐得住寂寞,逐渐提高个人的气质与修养。



由 王老师的一席话,高老师开始讲述了与王老师的结缘。去年高老师在安徽举办画展后游历河南,在一次书画家笔会上与王先生相识,为其书艺与人品所折服,遂拜王先生为师。高老师的父亲是福建有名的金石篆刻家,年轻时与弘一法师过从甚密,并为大师刻了三十几方印章。在家庭环境熏陶之下,他从小耳濡目染,对书画有着浓厚兴趣,1977年考入复旦大学之后,时常拜会沪上及周边的书画大家,深受教益。留校工作后,由于熟识的老一辈书画大家相继离世,高老师才渐渐远离了书画圈,直到四年前他才重拾笔墨,逐渐将自己的重心从古史教学研究转移到了书画方面。去年在安徽赖少其美术馆举办大型个人书画展,深受好评,于是决定将书画当作晚年的追求。高老师说,虽然人言五十以后不学艺,但他还是决定要挑战一番,做出尝试,并将目标定得高远,不去考虑自己最后是否成功。高老师也感叹现今的风气太过浮躁,急功近利。古时文人将书画当作陶冶性情的“雕虫”之道,水平却很不俗,而复旦也一直具有优良的书画传统,老一辈学者,精通翰墨的不乏其人,甚至还出现了王蘧常先生这样的书法大家。近二三十年这样的人文传统有所弱化,不仅很多学生对书法认识肤浅,水平较差,即使是年轻的教授也有重新学习书法的必要。事实上,美育水平的高下决定了一个人的气质和品味。高老师表示,他在学校举办画展,目的不在展示自己的一技之长,更希望由此引起复旦领导和师生对复旦人文传统的重视。

生们听完后,纷纷就自己学习书法的经验,向老师提出了自己的疑惑。高老师在回答提问时说,书法讲究一气呵成,每蘸一墨,往往连书数笔甚至数字,落笔随着情感,有节奏的起伏变化,或轻重快慢,或浓淡干湿,这样才自然流畅。针对同学对书法瓶颈期的疑问,王老师以爬山为喻进行讲解:初登山时精力满满,速度很快,到半山腰开始疲累,渐行渐缓。学习书法也是如此,到了一定时候,遇到瓶颈期是不可避免的,书法练习者唯有通过不断的文化积累和长期的刻苦学习,并得到名师的指点,才能更进一步。王老师也对初学者提出了建议:要临摹结合,初学时要少而精,先将一个字一行字吃透,掌握基本的用笔方法,打好基础,最后自然容易入门。



在普遍认为,年轻人学习书法要从楷书入手,但也有相反意见,主张按照文字发展的脉络,从篆隶逐渐往下学习,甚至有人提出不一定要学楷书。王老师在回答相关问题时指出,楷书艺术是书法高度浓缩的结果,无论是艺术性实用性都很好,年轻时写好楷书受用终身,而且其重要性将随着书法水平的提高而日益显现。同时,针对丑书横行的问题,王老师也做出了自己的解释。七十年代文革后文化复兴,西方文化大量介入,此时有人将其观念和表现手段引入书法领域,进行新的尝试,其中有些人偏离了书法的本质,丢掉了中国文化最重要的东西,谈不上健康发展。王老师强调书法不怕丑,怕的是俗。文字的形体结构和表现方式都可以变化,内涵却必须高雅,粗野丑恶永远不会成为书法的主流。


接 下来,就是最受同学期待的看展环节。同学们与两位老师边看边交流。高老师解释自己因为时间有限,山水画的不多,主要画大写意花鸟,画的是海上吴昌硕一路,他以荷花和紫藤图为例,解释写意与工笔的区别,尤其强调“书画同源”,书法对写意画的重要性。如荷梗是用篆书笔法写出来的,而紫藤用的是草书笔意。书法水平的高下往往决定了绘画作品的成败。



活 动的最后,王先生欣然拭笔留墨,铺开宣纸、蘸上浓墨,挥笔写下“江湖归白发,诗酒醉红颜”一联留做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