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去哪儿 | 改变人类命运的三个基因,你知道吗?
导师去哪儿 | 改变人类命运的三个基因,你知道吗?
发布人: 任重书院   发布时间:2016-12-14                                         浏览次数:

    改变人类命运的三个基因,你知道吗?

    这是个问题,但又不止于问题。     

    在1126日的导师去哪儿活动中,卢宝荣老师为我们介绍了在文明进程中改变人类命运、帮助人们解决生存问题的三个基因。下面让我们跟随卢老师一起回溯时空去认识并思考这三个神奇的基因吧!


(以下文字均根据现场录音整理而成)


卢宝荣老师:在人类文明过程中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基因,决定了人类的文明,或者说让文明得到更好的发展。

第一个基因就是落粒基因。所有的作物包括玉米、小麦、水稻、小米等等,成熟之后都要落粒。无论是什么机制,都由这一类基因控制。我们学的生物课,叶子旁边有一个离层,产生需要脱落酸的控制。脱落酸增加之后产生离层,然后叶和种子就落了,以防止到了秋天以后大量挥发水分,这样冬天枯枝容易存活过冬,相当于冬眠的状况。落粒相当于繁殖,若植物不能落粒那么它就不能繁殖。人类在无意识的过程中就把这第一个基因给选中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基因。


卢宝荣老师:大家听说过六十年代的“绿色革命”吗?

同学:不太清楚。

卢宝荣老师:六十年代初期的“绿色革命”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即农业生产的产量一下提高了一倍甚至两倍。这个基因就是半矮秆基因,发现了这个基因的研究者取得了第一个在农业上获得诺贝尔奖的成就,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实际上这是把高秆的农作物转换为矮秆作物,这个矮秆作物转换的过程是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的过程。因为当时粮食缺乏,大家知道二战后人口增速非常快,而粮食的增长是跟不上人口增长速度的,当时世界上有很多国际农业生产机构都来采取措施来解决粮食问题,但是非常意外地在玉米、小麦以及水稻中间都发现了一个共通性——矮秆以后可以增加产量,这就需要利用解决我们粮食问题的非常重要的第二个基因。


同学:老师,您看像高秆作物就特别容易倒,这样就影响产量了吗?

卢宝荣老师:是的,高秆作物比较容易倒。而且,高杆作物只有比较小的稻穗、谷穗,矮秆以后,秆与穗的比例就变了,这样就提高了收货的指数。再一个就是作物秆过高的话,肥料一多,作物就特别容易倒,这样就影响了产量。高杆到矮杆的这个变化拯救了很多人。当时有一个美籍的挪威人NormanBlock,在当时的墨西哥的一个玉米小麦改良中心,他专门负责做这个工作,成功利用了这个矮秆基因使粮食产量得到很大提高。


同学:那老师您觉得袁隆平以后能得诺贝尔和平奖吗?

卢宝荣老师:这里面有很多政治因素,如果袁隆平是挪威籍,他肯定早获得了。大家知道诺贝尔和平奖在哪里颁发吗?

同学1:在挪威。

同学2:在瑞典。

卢宝荣老师:对,在挪威。我们知道所有其他的诺贝尔奖都是在瑞典颁发的,但是有一个和平奖是在挪威颁发的。原来瑞典与挪威是同一个国家,后来分裂了,但挪威要求保留一个诺贝尔奖,就是现在的和平奖。


卢宝荣老师:我们要讲的第三个基因就是雄性不育基因,杂交水稻的成功就是成功发现了导致它雄性不育的基因。我们知道水稻是自花授粉,杂交水稻就是利用了杂种F1代和杂种优势。举例一般来说混血小孩又聪明长得又好看,这就是杂种优势。杂种优势就是关系比较远的两个亲本,交配之后产生出有优势的第一代。而近交就衰退,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小村、部落,都是近交(亲戚和亲戚结婚),然后就越来越退化。

同学:是不是很多不好的性状都是隐性性状?

卢宝荣老师:对,隐性性状重合之后就表现出来。

同学:所以显性性状一般都比较好?

卢宝荣老师:是这样的,其实显性性状中也有一些不好的,只要这个基因出现你就肯定会受到不好的影响,有的后果会非常严重。但是有些性状是隐性表达,它有一个正常的基因是显性的,它的坏的基因是隐形的。比如说色盲,你看为什么女孩中色盲特别特别少而男性的色盲特别特别多。就是因为色盲的基因在性染色体(X染色体)上,一旦你(指问问题的男同学)获得这个基因那就是裸露的一个、没有遮盖;女孩的话有两条(X)染色体,所以她就(不容易得色盲症)。那么刚才讲到的袁隆平,他就是利用雄性不育这样的一个现象。因为水稻想要造成杂交F1代的话非常非常困难,因为它是自花授粉,你要把它所有的花粉取掉。但是他用了一个技术:这些植物所有的雄性器官都没了,花粉就败育了,它只要接受花粉就肯定(形成)是杂种,所以这就是他的杂交水稻。所以我们说的第三个基因就是雄性不育基因,造就了袁隆平的杂交水稻。


同学:那在其他植物中有没有这种情况?

卢宝荣老师:也有的。你看玉米,玉米有杂交种类;而且现在有很多做成了杂交的小麦,或者是希望做成杂交的棉花。这些东西都是需要不育的基因。所以我们讲,在人类的进程中,一个基因就完全改变了整个人类的命运。

    我们从远古走来,我们艰难地探索终于进入农耕时代,我们播种、我们耕耘,在血泪与汗水中结出颗颗饱满或干瘪的谷粒麦穗。历史驾着时光的马车前进,我们奋力地推动,奔跑着进入工业狂飙的时代,期盼以理性换得光明普照的未来。

    但是最耀眼的希望伴随着的是更加深重的绝望与困境,在迅捷膨胀的文明社会一派繁荣昌明的表象下是不得不直面的生存困境——饥饿。

    幸运的是我们在文明的进程中凭借人类的天才与劬劳发现了这三个基因,由此,人类的文明得以绵延与发展。

    但历史的意义从来不止于让我们惊叹先辈们的卓越非凡,还在于我们要反照自身——我们将往何处去,将要创造一个怎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