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沙龙213期 | 言盈天下:近代中国文化自信重建中的传统复兴
任重沙龙213期 | 言盈天下:近代中国文化自信重建中的传统复兴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7-03-27                                         浏览次数:

【沙龙简介】

一条心丝穿透千年的时光,使已逝的风烟在眼前重现华彩的效果。在布满史迹的大地上,倾听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回音壁,你会发现有一家学说——墨家学说,它曾繁荣也曾沉寂,又在与近代社会的文化相遇。想了解更多近代中国的墨学复兴问题吗?听何爱国老师为你详细解答!


【沙龙回顾】

      2017年3月21日星期二,任重沙龙第213期“言盈天下:近代中国文化自信重建中传统复兴”在3208教室顺利举行。历史学系的何爱国老师以墨学复兴为例为我们分享了近代中国的文化自信失落与重建的历程。

首先,何老师为文化自信下了定义,它就是一种文化本体自觉意识,一种积极的文化心态,是对某种文化可以继续传承与发展、充满生机的信念,是一种文化的主体意识。那么与之相反的,失落了文化自信意味着文化主体被断定失去生命力,是应该被送进博物馆的文化。

那么中国的文化自信状况又是如何呢?何老师介绍到:近代中国的状态是有时间变化的,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之前,中国是有文化自信的,国人充满了对本国价值系统、意识形态、宗教信仰的自信。1895年至1931年,中国处于文化不自信的阶段。1895年之前我们认为自己是文明的,有仁义道德的,侵略者是唯利是图的、是野蛮的。1895年之后进化论进入中国,社会达尔文主义传播,各种西方与日本的社会学关于社会进化的线性阶段论思想开始影响中国的知识界,中国人开始认为自己的确处于野蛮、不文明的社会发展阶段,体现在中国不能够适应整体社会变化,不能“适者生存”。但是,1931年之后由于日本侵华与边疆动乱等情形激发了人们的爱国主义意识,中国人民要求唤醒文化自信,最大程度增强民族与国家的认同感和凝聚力,文化自信有所重塑。

        而中国近代的文化不自信实在是由于不断地挨打而导致的自我怀疑。在维新运动中,康有为曾写出《孔子改制考》《新学伪经考》这两部造成中国历史文化的地动山摇的作品,他们否定了传世的儒家古文经典的神圣性、真实性,又言明包括儒家在内的诸子百家所谈论的先秦历史是他们自己编造出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托古改制”。这对于清末的历史文化与儒家意识形态确实具有思想解放的重大意义,但另一方面,也清楚地表明中国文化自信的开始失落,因为维新派已经不再相信传统的儒家意识形态,也不再相信三代的历史文化是真实的历史文化,而且他们用以解释儒家今文经典的工具已经不是传统的话语体系,而是西方进化论思想与自由民主学说。而在1901年之后,孙中山认为“中国人的自信力便完全失去,崇拜外国的心理便是一天高过一天”,陈独秀所言“一切都应该采用西洋的新法子”的思想主导了中国的知识界,胡适甚至曾经发出“中国百事不如人”的感慨,认为中国应该全盘学习西方文化。被后人称为“文化保守主义”的晚清国粹派也认为秦汉之后的中国文化都是专制文化,是君学,而不是民学,只有与西方文化相通的先秦文化才是真正的中国国学,中国的复兴要靠先秦文化的复兴。

但是又必须提及的是此后的国人并不是完全丧失了文化自信,因为建设现代民族现代国家需要文化将我们凝聚起来。我们缺乏文化自信却又渴望文化自信,导致中国的知识分子处在文化纠结的困顿中。

何老师在阐述完文化自信的含义与中国精神世界的境况之后,他以墨学复兴为例谈及近代中国的文化自信的问题。墨家宣传“兼爱”“非攻”“尚贤”“非命”,讲求勤勉、节俭、侠义、牺牲,墨子更是因其个人魅力受人崇敬。春秋战国时期墨家是显学,影响力甚至一度超越儒家,但是在秦汉之后墨家却渐渐地销声匿迹了。有人认为墨家并没有消失,不过是进入民间,虽然墨家的组织体系消失了,但是最终墨家的文化体系完全融入中国文化主流之中。也有人主张墨家的确曾经消失过,认为墨家这种讲究平等、博爱、侠义和牺牲的学说只适应苦难的、动乱的、需要救世精神的时代,所以最终墨家兴旺在春秋战国和被称为“新战国时代”的晚清民国时期。

        但是不管如何说,在晚清民国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儒家与西学是相反的,我们需要新的文化主体取代儒家,成为中国文化复兴新的主体,成为中国文化吸收消化西方文化的载体,而墨子被誉为中国的西学,与西学是融贯的,甚至有“西学墨源”、“西教墨源”的说法,所以最终中国知识界选择了墨家文化,用墨学作为中国文化主体去吸收消化西学。因此中国近代的启蒙运动(1895年之后)和革命运动必须提及墨子,墨家成为我们学习与消化西方文化的媒介,墨学给西学进入中国以合法性与本土适应性。

最终,何老师在科学技术、自由民主、宗教价值、平等博爱思想、进化论、社会主义、社会革命启蒙等角度叙述了墨学复兴对这些现代性思想传播和本土化的作用,学习墨家曾经是中国社会的风尚,成为新时代的墨子也更是许许多多有社会责任感之人的梦寐以求之事。

     总之,墨家复兴是文化不自信的开始,也是文化自信重建的开始。于当今的国人而言,建设文化自信成为了刻不容缓的事情,就像曾有人说:“中国的富强体现在做世界文明的榜样。”